個股查詢:
 

1億人都在用的電商爆發危機:每月虧2億,正在等待接盤俠

本文來源于每日經濟新聞 2019-10-17 08:32:45
字號:

今年至今,淘集集已經虧損近12億元,上半年淨虧六個億,淨資産負6億元,目前每月虧損超2億元。

10月12日,淘集集总部设置的临时签约室。圖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星平 摄

正如其創始人張正平所發道歉信中說的“人生走了趟過山車”一樣,社交電商平台淘集集的命運似乎也一直處于加速狀態,無論是之前的上升,還是现在的墜落。

10月15日淩晨3點,淘集集創始人張正平在淘集集官方微博發布“致夥伴們的一封道歉信”。信中他体现,進入7月,由于內外部一些因素,公司業績增長受到了極大的影響,銷售額出現停滯。

而这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资金链的断裂,之后就是外界看到的从9月25日开始,大量的平台供应商与代理商从全国各地聚集到淘集集总部讨要货款。10月12日,供应商与代理商到访淘集集总部,淘集集方面对每日經濟新聞(微信号:nbdnews)记者体现,公司正通过重组这一方式来解决资金困难。但截至记者发稿,淘集集此前所说的“国有大型机构”目前还未现身。淘集集资金缺口仍然巨大。

在此配景下,10月16日淘集集宣布,主要經營模式由商家入駐模式,調整爲合夥人自營模式。淘集集稱,現有主要供應商轉爲淘集集股東合夥人,與淘集集同榮辱共進退。

下沈燒錢搶市場,一個月虧兩億

淘集集于去年8月正式上線。上線後,其發展路徑似乎直奔要複制出第二個“拼多多”,主打下沈市場,三四線都会及縣鄉村用戶占比62.68%。依賴社交網絡,淘集集建立後用戶增長迅速。公開資料顯示,淘集集上線僅9個月月活即超4000萬。然而根據此前淘集集商家對記者的講述,這些用戶目前似乎已經所剩無幾。

轉折點在今年6月。

“從2019年6月起,人生走了趟過山車。”張正平在道歉信中如是体现,6月初啓動B輪融資,投後8億美金融2億美金,很快拿到了多個口頭OFFER,當時自信滿滿要把淘集集做成百億美金以上企業。然而,進入7月,銷售額出現停滯。

對于過去三個月,淘集集到底經曆了什麽,張正平在信中只是簡單提到了因爲“內外部一些因素”,具體並未詳明。

淘集集方面告诉每日經濟新聞(微信号:nbdnews)记者,随着公司的进展,淘集集团队也在逐渐扩大,目前已经拓展到700多人,而且仍有大量技术岗位需求。而根据此前的报道,这一数字为500。该报道同时称,淘集集内部在三四个月前,正式建立了商业化部门。

如此看來,公司本應是向好的,可爲何偏偏成爲了淘集集“生死時速”的三個月?

事實上,對于淘集集,業內認爲,這是一家建立之初便增速驚人的公司,但也是一家非常粗放、以燒錢爲核心的公司。

從此前的表現來看,淘集集擅長各種拉新玩法,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高級分析師莫岱青認爲,它主要接纳把用戶付款,商家貨款用來投放拉新用戶,不斷引入新商家進入的方式。這在外界看來更像是用燒錢換增長的一種方式。而當燒錢過度,增長卻沒上升時,淘集集的資金鏈便出現問題。

对于资金亏损,张正平也在道歉信中提及,“淘集集目前有凌驾1.3亿注冊用户,市面猎取一个注冊用户并不廉价,各人都知道淘集集不收佣金,亏损实际上都亏损在获客上边。”

淘集集到底燒了多少錢?

據《財經》雜志報道,今年至今,淘集集已經虧損近12億元,上半年淨虧六個億,淨資産負6億元,目前每月虧損超2億元。

淘集集創始人張正平道歉信

淘集集等待接盤俠,重組協議引爭議

隨著討要貨款的商家不斷湧現,淘集集擬定了《債權重組協議》,該協議的信息包罗:公司“自有資金已經無力償還當前債務”、“甲方將出售公司資産予某大型集團公司,建立新的運作平台”、公司“出售資産所得的所有資金將用于償還當前欠款”等。

讓商家們難以接受的是,根据該協議,若上述收購完成,收購價款到位1個月內,僅僅是向商家付20%的貨款,而剩余債務,要延期至甲方與某大型集團公司重組後的目標公司估值達到20億美元或上市時,才有可能付給商家。

“支持重組方案,就能拿到第一筆欠款,還可以繼續在新公司賺錢做生意,剩余的債務我有能力也有信心歸還給各人。”張正平在致歉信中体现。

據記者了解,很多商家並不支持該協議條款,因爲簽約之後,不僅拿到20%貨款的前提是確有“某大型集團收購”收購、且收購款到位,此外,貨款剩余部门何時拿到更是個未知數。因此,相對而言,很多商家要求一次性還清所欠貨款的80%~100%。

商家展示自己未能收回的货款。圖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在商家們眼裏,《債權重組協議》是站在淘集集的立場擬定的,對于商家來說沒有任何保障。對于到底有沒有投資人“接盤”,淘集集的商家也持懷疑態度。

這便有了之後張正平的致歉信,信中提到:“懇請各人相信我,再這麽僵持下去,錯過了這次重組的機會,公司破産清算,大夥兒能拿到什麽?”張正平還稱:“去法院只會有一種情況發生:淘集集無法繼續經營下去,公司當前余款三到六個月後平均落到大夥兒身上不足以抵扣1%的貨款,是的,各人沒看錯我也沒亂說,就是不足1%。

“从法律角度来说,《债权重组协议》是没有问题的。”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据接受每日經濟新聞(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时体现,“如果淘集集真的沒有錢了,這個方案(《債權重組協議》)對于商家來說不失爲一個可行方案,總比完全拿不到錢強。但是,這裏要強調的是,前提條件是淘集集確實沒有錢了”。

對于收購方的要求,趙占領体现:“收購方會從商業角度判斷標的收購價值,好比無形資産、用戶資源、商家資源、市場排名、技術等,只要不做虧本生意就行,主動權在投資人。”至于收購後只能先拿到貨款的20%,趙占領認爲,商家也可以就這一比例與淘集集進行談判。

淘集集公告截圖

也有一些商家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淘集集可以先還給各人一個合理貨款的比例,好比35%,其它的分期返,商家繼續經營。”一位商家說道:“半年後每月返10%,我個人還是能蒙受的。”同時其實很多商家也希望“淘集集能夠繼續運營下去”。

“這個平台還是有它的價值的,它的技術是比較值錢的,因爲一個平台的並發量、用戶量、日活月活量增加的時候,它的服務器是不行能外包的。另外,淘集集打了這麽多廣告也有一定的用戶基礎,商業模式也還是可以的。”溫州電商私圈創始人馬凱躍說。

【作者:王星平】 (編輯:李思融)
關鍵字:
分享到:
相關閱讀

熱門文章

要聞

編輯推薦

  • 宏觀
  • 金融
  • 産經
  • 地産
  • 政經
  • 評論
  • 生活